山西能源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現在位置:首頁->山西能源產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新聞動態->行業資訊
 
電力現貨還能走多遠
作者: 日期:2021/1/6 15:26:39 出處:騰訊網 點擊:
    2018年以來,《中國能源報》頭版常態化、規模化策劃刊發了一百余篇深挖行業典型問題的調查報道,逐步形成并固化了以問題報道為導向的監督報道風格。這些報道贏得了廣大能源行業讀者的普遍認可,也為行業的理性、可持續發展作出了點滴貢獻。

  21世紀20年代已經到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正式啟航,能源產業作為基礎性、全局性、戰略性產業,重任在肩、責無旁貸。為了給行業發展營造良好輿論生態、推進“能源革命”持續走向深入,自2021年首期報紙開始,本報將在頭版開設“能源透視”專欄,繼續用有力度、有溫度的調查報道,講好新時代的能源故事,推動產業的高質量發展。


  早市上現摘現賣的新鮮黃瓜3元一斤,等到晚上只能賣到1元,而原產地運銷商采購只需0.5元,這在日常生活中是稀松平常的現象。但作為能源市場的一種特殊商品,電力長期以來實行“計劃定價”,無法像黃瓜這樣隨行就市。

  2015年新一輪電改啟動以來,作為電力市場建設和電改核心環節的電力現貨市場應運而生,其最大的現實意義在于,通過形成分區分時段的市場價格,使不同類型的發電機組在不同時空生產的電力通過價格差異體現各自價值,實現電力資源的優化配置,進而助推我國能源轉型,其重要性相當于電改的“心臟”。

  從某種意義上說,現貨市場的建設成效決定了電改的成敗。

  在此背景下,能源電力主管部門制定了明確的改革時間表。2016年12月發布的《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以下簡稱《規劃》)明確提出了“2018年底前,啟動現貨交易試點;2020年全面啟動現貨市場”的目標;2017年,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進一步選擇南方(以廣東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東、福建、四川、甘肅8個地區作為首批電力現貨試點,以求“以點帶面”,切實推進電改。

  但記者了解到,截至目前,上述8個試點確定三年多來全部處于“試運行”狀態,全國范圍內沒有一個電力現貨市場正式啟動,試點范圍也未進一步鋪開,導致電改裹足不前。

  深度不足、范圍有限

  電力現貨難言“全面啟動”

  2020年11月,山東電力現貨市場結算試運行結束。至此,全國8個現貨試點地區均已完成啟動以來的首次全月結算試運行工作。盡管相比2019年試點啟動初期3-7天的結算試運行,本輪全月結算試運行取得較大進展,但業內普遍認為,目前各現貨試點的建設、運行情況距離《規劃》要求的“正式啟動”還有較大距離。

  記者注意到,《規劃》提到的“2020年全面啟動現貨市場”并未明確全面啟動的程度和范圍,更無數量和時間考核標準,到底如何才算全面啟動?目前所有試點的全月結算走到了哪一步?

  有業內專家向記者解釋,試運行的基本特征是結算不連續,而正式運行是連續、不間斷的。“不管是單月還是一個季度,甚至更長周期,只要出現結算停止,就是打破了連續性,不能稱之為正式運行。” 

  中嘉能集團首席交易官張驥也告訴記者,全面啟動電力現貨市場的最低要求,應是至少有一個試點省份實現正式啟動,也就是不僅有結算試運行,還要跑完結算“全程”,即截至目前未出現結算停止。“但就目前的試點進展看,離這個最低要求都有較大差距。”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馮永晟認為,電力現貨市場先在部分經濟發達地區全面鋪開,再向中西部省份協調推進,比較符合“全面啟動”的含義。“當然,推廣不意味著每個省都要建設電力現貨市場。”

  “如果有了正式運行,政府主管部門肯定會發布正式文件通報,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上述專家直言,“目前的事實是,8個試點都處于初步探索階段,大部分非電力現貨市場試點地區對此持觀望態度,電力現貨市場的大范圍推廣暫時無從談起。” 

  “雙軌制”難題未解

  現貨市場難獲實質突破

  對現貨市場而言,電價應由市場供需形勢決定。但是,我國長期采用“計劃”的方式確定電價,而目前電力行業正處于由計劃機制向市場機制過渡的階段,導致計劃電價和市場電價并存,即非市場化的優先發電、用電計劃與市場化交易在現貨市場中“雙軌并行”。這種 “雙軌制”使得現貨價格與計劃電價出現偏差,繼而在電力交易結算過程中產生了不平衡資金。

  例如,假設電力現貨市場試運行中累計用電300億千瓦時,市場化電價平均0.2元/千瓦時,市場化用戶需向電網企業繳納電費60億元。但當電網與發電企業結算電費時,假設其中200億千瓦時為市場化機組提供,按市場價格0.2元/千瓦時結算為40億元;剩余100億千瓦時由外來電、新能源等非市場化機組提供,按平均0.3元/千瓦時“保價”結算,共計30億元。兩部分相加,電網企業需向發電側結算共計70億元,但用戶繳納實際電費60億元,差額10億元,這個差額就是電力現貨市場中出現的“不平衡資金”。

  2020年5月,山東第三次調電運行及結算試運行中,短短四天內即產生了近億元“不平衡資金”。之后,廣東、山西、甘肅也不同程度陸續出現了相似情況。據電力市場專家介紹,成熟電力市場中的不平衡資金一般只包括無主的剩余資金和找不到確切受益人的應收賬款,在交易額中占比通常很低。但我國各個電力現貨試點產生的不平衡資金是“巨額”的,已成為阻礙電力現貨市場乃至整個電改推進的“攔路虎”。

  一位曾參與多省現貨市場規則設計的專家直言:“經過幾年實踐,現行優先發用電制度與電力現貨市場建設不協調的問題愈加突出。優先發用電制度好似一堵墻,如不突破,現貨市場難有實質進展,只能繼續在夾縫中求生。”

  該專家表示,除了雙軌制,部分試點在制定或調整現貨市場規則時,還疊加了諸多非市場甚至非電力行業的多重約束,嚴重阻礙了現貨市場建設。“例如,相關政府部門明令要求,任何一個用戶用電價格都不能漲,售電公司、電網企業均不能虧損等。市場規則只能去適應這些邊界條件,價格自然也無法反映真實的供需情況。如果某些非市場、非電力因素的邊界條件不突破,那還不如不搞市場。” 

  “碳中和”目標提出

  電力現貨市場必要性凸顯

  近期,“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到2030年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將達到12億千瓦以上”等目標的提出,接連引發業內針對可再生能源未來發展空間的探討。中電聯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1月底,我國并網風電、太陽能發電共計4.56億千瓦。這意味著,未來10年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將增長約兩倍,由此將帶來更大的消納和電力系統運行壓力。

  對此,馮永晟指出:“無現貨不市場,體現在可再生能源消納方面,就是目前依靠行政指令保障消納的模式長期來看難以為繼,只有電力現貨市場能夠妥善解決這一問題。過去我們主要從經濟、效率的角度看待現貨市場,現在一系列低碳發展目標提出后,電力現貨市場的意義更為重大。”

  馮永晟進一步解釋:“在電力現貨市場中,電力價格信號將有效促進發、用電資源主動參與調節,給具備靈活調節能力的市場主體以超額收益,減少運行壓力,從而促進新能源消納。未來,當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提高到一定程度,其將不再是需要政策傾斜、扶持的電源,系統將需要可再生能源之間互相保障,甚至需要為系統提供調節、保障的服務。屆時,可再生能源帶來的出力、價格的波動,只能通過現貨市場的價格信號進行有效引導。” 

  張驥表示,電力現貨市場改革不暢,一定程度上也制約了其他產業的發展。“綜合能源服務、儲能等產業的破局,都依賴電力現貨市場來完整還原電力商品屬性、給出有效價格信號,從而引導市場主體的生產、消費行為。業內戲言,新能源消納、儲能商業化發展、綜合能源‘大施拳腳’都在等電力現貨逐步完善,那電力現貨市場建設在等什么呢?”

上一篇:集團紀委動員黨員干部深入學習家風建設讀本 下一篇:集團紀委開展“元旦、春節、元宵節”期間作風建設集體廉政談話

[1]

 
 
山西能源產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晉ICP備19009967號-1山西能源產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長治路103號陽光國際商務中心1幢A座15、16層 郵編:030012
電話(傳真):0351-7882900
国产系列视频